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ZERO] 溫度

2014/12/16
溫度- ZERO:重要回憶 -
搭配服用:KV448小星星變奏曲


  鬧鐘響了一聲她就醒來了。剛好是早上六點整,陽光已經曬進紙窗,在榻榻米上印了長長的格影。

  雖然昨天收到生日禮物後過於興奮,輾轉反側一夜難眠,但是音樂比賽近在眼前,竹島初咲還是想把握每一個能夠練習的時刻。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個懶腰,她轉向身旁熟睡的雙胞胎妹妹,試圖搖醒對方,「久、久!該起床了!」

  「唔……」呻吟了幾聲,竹島久逕自翻了身,絲毫沒有起身的想法。

  「久──」湊近耳邊大叫。
  「蛤?我作業明明已經交了啊!」被驚醒的人兒語無倫次,想必是半夢半醒間分不清現實。

  「久,太陽公公曬屁股了!該起床了!」跩著揉著眼睛的妹妹,初咲硬是把想要繼續賴床的傢伙拉到衣櫃前,「而且你現在在我們的臥房裡,沒有人要你交作業。」

  「切。」查覺到自己的失態,久惱羞成怒地把話題轉到姊姊身上:「你要練琴自己去就好了啊為什麼一定要一大清早擾人清夢把我給拖著一起去。」

  「怪我囉?是誰聽了KV448之後跟前跟後嚷著要學鋼琴、然後和我彈雙鋼琴的?結果一句:『我才不要在這裡練習無聊的音階咧!』甩頭就走,撞倒整排樂譜就算了還打翻水瓶,只差沒有把琴給砸壞,最後只好自告奮勇要當翻譜小精靈的。」

  長長一串台詞,一氣呵成,朗朗上口。

  「初你很壞耶!為什麼總是要翻這種陳年舊帳來壓我。」賭氣地鼓起雙頰。

  「誰叫你老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做事三分鐘熱度,不,我看根本就是一分鐘熱度。」

  「哼。」

  「哼!」



  琴房。

  初咲進入今日不知道第幾次的反覆,指尖靈活地在黑白鍵上起舞,樂句又回到最初、也是最耳熟能詳的部分。

  「DoDoSoSoRaRaSo-」

  「咚!」

  「噹!」

  打盹兒的翻譜小精靈撞上琴鍵後,依舊睡得不省人事。

  初咲總覺得哪裡看起來怪怪的。

  紅得異常的雙頰,蘋果似地,莫非……

  「好燙!」掌心傳來源源不絕的熱度,初咲皺起眉頭,正打算喚醒妹妹時,張口卻發不出聲音,眼前的直立式鋼琴、散落一地的樂譜和妹妹開始旋轉,像自來水流進洗手台似的,順時針漩渦迫使她頭暈目眩地閉上雙眼。



  再次睜眼,是熟悉的草地與樹木。

  身旁搭了一疊厚重的精裝書和小推車。

  「久……」

  口中呢喃兩個音節的字,多麼熟悉的稱呼。

  她還記得比起生硬的Hisaki三個音節,她更喜歡用較常使用的Hisa來稱呼對方,正如對方喜歡叫自己Hatsu,而非Hatsusa一樣。這是她們兩個從小的默契。

  打從睜眼後第一次,竹島初咲第一次清晰地想起和自己有關的過去。

  片段記憶中那個和自己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妹妹,看著她就像是在照鏡子似的。那麼,現在她又在哪兒呢?

  一認真去思索,頭暈目眩的感覺又襲了上來,無能為力的她只能倒回草地裡,期盼暈眩感自行退去……





10:49  ├ ZERO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