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AFTER II

2012/06/16
AFTER II- カタルシス淨化番外 -



夜闌人靜。

位於商業區的證券公司裡,有一間辦公室依舊燈火通明。



用手臂充當枕頭、趴在堆滿各式文件的胡桃木桌上,金髮青年睡得並不安穩。他長長的睫毛在夢囈時顫抖,眼眶下眥沉澱的黑色素和白皙肌膚成了對比,像是在替連夜加班做出無聲的控訴。

「總經理?」
推門而入,秘書發現自家上司沒有回應,心頭一緊、立刻箭步上前,確認對方只是因為連日熬夜太累、體力不支而睡著後,才鬆了一口氣。

『怎麼辦好呢……』他瞇起茶色的眼眸。



該把總經理移到休息室嗎?

但是,總經理想必在搬移的過程之中就會醒來了吧……

不如直接叫醒他、請他到床上去休息?

可是,依總經理的個性,一旦醒來的話絕對會立刻開始工作……

算了,還是讓他趴在桌子上睡吧!



總算打定主意,他立即從隔壁休息室裡拿出預先準備好的毛毯,蓋在只穿了件白襯衫的上司身上,並且將空調的溫度稍稍調高。

『這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

貼心地留了盞夜燈,日吉環顧四周,確認沒有遺漏的事情之後才輕輕地闔上總經理辦公室厚重的玻璃門。







「吶,藏之介?」

正襟危坐的藍髮青年偏著腦袋,由黑白兩色交織而成的浴衣前襟微微敞開,若隱若現的光滑肌膚白皙中帶著健康的血色。

「嗯?」

被叫喚的人兒低著頭,指頭在鍵盤上游移的同時,還時不時翻翻攤了半張桌子的文件。他並沒有停下手邊的文書工作,只是用鼻子哼聲、象徵自己正等著對方繼續說下去。

然而,幸村卻不願意用這種方式交談。

「吶、藏之介!」

肯定的語氣中帶著莫名的堅持,幸村提起上半身、伸長手臂,戳了戳坐在自己對面、和自己隔著一張木桌的同居友人。

深知對方個性的白石只能無奈地抬起頭,「怎麼了?」

「弦一郎怪怪的。」像是在頒獎典禮上宣布得獎名單似的,幸村一雙紫眸飄向浴室那裡,「他已經進去一個多小時了。」

為了響應節能減碳的國際活動,真田前陣子才正經八百地宣布這個家要替地球盡一份心力,首當其衝的就是泡澡的習慣。

淋浴比盆浴省水。

但就算真的一時興起、想藉由及胸的水溫來舒緩一整天的緊繃,一個多小時也太久了吧?何況浴室只有一間,同住的幸村和白石兩個人尚未入浴,時鐘的短針夾在九和十之間、蠢蠢欲動。嚴謹的真田是絕對不會錯過這些小細節的。

幸村喉頭的兩片結締組織並沒有製造出多餘的聲響,僅用眼神向對方傳達。

被視線瞅住的白石,只好擺擺手,「我知道了啦!不要一直盯著我看。」

銀髮青年起身走向浴室,纏著繃帶的右手抬起,正要敲門詢問時,浴室的門被裡頭的人朝內拉去,尷尬的手只能停在原本應該是門的位置。

一身冷色系的休閒裝扮,真田用浴巾擦拭滴著水的黑色短髮,從看似源源不絕的蒸氣中走出來。

沒有料到會有人站在門口迎接自己,真田不解地看著眼前的白石,臉上剛毅的線條散發出淡淡的困惑。

「想要關心你一下罷了。」白石眨眨眼,收回手臂。

「謝謝。」黑髮青年遲疑了一下。

「謝你個頭啦!真是的!精市說你最近怪怪的?還不快點從實招來!」

白石雙手抵在真田的背部,一路將剛洗完澡的傢伙推到客廳、在桌子的另外一個角落壓下,還自告奮勇地拿出了對方可能會用到的吹風機,和三瓶口味不同的罐裝飲品。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嗯……」被強迫坐下的真田不太理解對方的意思,嚴肅地思考了幾秒鐘,「我從明天開始,修一個禮拜的假?」

「我不是問你這個啦!呃……欸!什麼?休假!」

「弦一郎要休假?而且還是一個禮拜!」

兩個人、兩雙眼睛瞪得大大的,三種瞳色顯示出同一種情緒──驚訝。

「嗯。」騷動的始作俑者毫無自覺,自顧自地拉開金屬製的拉環。

選擇和祖父一樣的工作,一向將自身從事的事業視為神聖的使命,不管接受了多嚴格的訓練、被分派到多不合理的任務,就算把所有下班時間都拿來辦公也甘之如飴──這是幸村和白石所認識的真田弦一郎。

那麼眼前說要休假的人又是誰呢?

「吶、弦一郎。」幸村擔憂的神情溢於言表,「你……最近還好嗎?」

「發生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們說喔!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嘛!」白石連忙補上,還將自己那一份尚未開封的飲料推到對方面前。

「如果你暫時不想提的話也沒關係啦,哪天想說的時候再說就可以了……」

幸村伸手搭上真田的左肩,而右肩在下一秒被白石搭上。

「有什麼困難我們兩個絕對挺你挺到底喔!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嘛!」

一連串的動作看得真田一頭霧水。這兩個人,究竟又在演那一齣啊?

「吶、弦一郎!」

「弦一郎……」

「夠了!我知道了!」

揮動雙手,撥開壓在自己肩上的友情,真田無力地再三允諾、要是真的有什麼問題的話絕對不會憋在心裡,才如願地把同居友人的注意力轉開。

才剛接到被迫休假的通知、連假期本身都還沒開始就被纏著問東問西,他不禁開始擔憂自己即將面對的會是個不得安寧的假期。

一想到這裡,就覺得全身無力,刻意放輕腳步,趁著幸村重拾手邊插到一半的白玫瑰、白石抓了換洗衣物走進浴室的空檔,小心翼翼地走回房間。

「既然弦一郎剛好休假,那就和我們一起去看仙人掌的攝影展吧?剛好展到這個星期日。啊!順帶一提,仙人掌是攝影師的名字,不是攝影展的主題。」

將最後一朵白玫瑰安置在花盆的正中央,花道老師退到房間的另一個角落,從遠方端詳自己的作品。嗯,完美!

回應他的,是一室寂靜。

「啊啦!被弦一郎逃掉了呢。」

挽起袖子,著手收拾凌亂的桌面,除了清空還可以使用的花材以及無法再使用的殘枝落葉之外,連同白石散了滿桌的文件都被他按照編碼仔細地疊回原樣。

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

伸伸懶腰,他順手撕掉已經過期的月曆。
23:24  カタルシス淨化 | 留言:(2) | 引用:(0)
留言:
不是心得的回應
我可以畫睡美人(!)跡部和真田出浴圖(!)在同一張嗎?(請你住手)

很開心你真的月更了:P
Re: 不是心得的回應
> 派
准許你自由發揮!*۶•ﻌ•ฅ"
是說我月更的話你是否也(欸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