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雨滴,水漥,漸遠的你

2012/06/03
雨滴,水漥,漸遠的你- Ordinary Days -



下雨了。

不是若有似無的綿綿細雨。

有力道的雨點靠著重力加速度,頗具份量地打在乾涸的大地上。



國中部的午餐時間。

鬼屋敷八雲比一般男孩子纖細的身體下意識地往窗邊靠,亮橘色的腦袋本能地蹭上被雨點打溼的透明玻璃,還因此擦掉一塊因為溫差而凝結在玻璃上的霧氣。

他的左耳貼在涼爽的平面上,透過一層薄薄的阻隔、享受著大自然的音樂饗宴,然而懸在滯塞空氣中的右耳,只能繼續無力地承受同學們三五成群七嘴八舌地從四面八方穿透而來的外星語言、連例行性地抱個怨都不行。
打從他遇見可以私下交換位置的班規之後,每次抽完座位他都會無所不用其極,只求能夠換到窗邊的位置。

會這麼做的理由,一部份是因為當他不想加入熱血過頭的青春期同儕、不想被打擾的時候,比起坐在教室正中央,角落的位置更能夠增加一些置身事外的清靜錯覺。

另外一點則是在這種悶熱的時節裡,他可以比其他人還要快去感受到窗外愈發愈舒適的涼意。

雖然艷陽高照時,討厭日曬的他也得付出相對的代價,不過,那種事情夏天再來煩惱就好了。

他現在只想恣意地享受難能可貴的愜意。



教室門口突然引起了一陣騷動。

「欸欸!那不是傳說中超正點的學姊嗎?」

「好像是二年級的吧?」

「對呀對呀!她怎麼會在這裡?」

「本人真的是冰山美人耶!」

「天呀!沒想到有機會可以親眼目睹!」

男同學你一言我一語,意外地,對話牽扯上一臉事不關己、正發著呆的鬼屋敷八雲。

「鬼屋敷!外找!」

目光循著叫喚自己的聲線,鬼屋敷八雲冰藍色的眸子花了一點時間回過神,才認出站在人群中、高自己一個年級的竹島奈織。

他們在兩個月前才剛成為同一家事務所旗下的模特兒。

不論是事業上還是學業上都是後輩的鬼屋敷八雲這還是第一次在校園裡看到身著校服的前輩。

比起課餘時間的私服和工作時需要換穿的衣服,淡紫色的短袖襯衫和同色系的格子裙再加上一頭直長髮,濃濃的乖學生氣息瞬間把竹島奈織的外觀年齡降到比他這張娃娃臉還要更小。

這讓他不由得有一種「輸了」的微妙想法,但是究竟是哪裡輸了卻又說不上來。

似乎沒有察覺到鬼屋敷八雲思緒的轉換,竹島奈織從圍觀群眾讓出的路徑上看到自己要找的人後,嘴角微微上揚、示意對方跟著自己的腳步。

「好小子!沒想到這麼快就勾搭上人家了?」

「不是吧?」

「可惡,不過就是個娘娘腔嘛!」

「欸、小聲一點啦!」

從自己的位置那端起身,到走出教室短短幾秒鐘的時間,鬼屋敷八雲沒漏聽班上男同學語帶忌妒的嘲諷。



女人緣好又不是他的錯。

娘娘腔什麼的,也只是比較中性罷了。

1946年11月3日公布的日本國憲法裡面又沒有規定身上帶著一條Y染色體的人就非得變成筋肉笨蛋不可。

不知道是第幾次在心中這麼辯解,鬼屋敷八雲秀氣的五官皺了起來。

於是他並沒有發現,竹島奈織走的路線人煙似乎稀少得異常。



「剛剛,打擾到你了吧?」雖然竹島奈織在事發當下臉色平靜到像是什麼閒言閒語都沒聽到似的,但是實際上該聽的、不該聽的她都一併聽進去了,「真的很抱歉,我好像走到哪裡都會造成別人的困擾呢……」

冰山的暱稱大概就是來自於總是平平淡淡的臉部表情吧,感覺很酷、很有個性,但卻又同時讓人不由得想要保持距離、不敢親近。

許多人際之間的困擾也隨之而來。

「也還好啦!反正,我也習慣了。」鬼屋敷八雲若無其事地搔搔腦袋,硬是扯了個難看的笑臉。

兩個人的腳步停在午餐時間不太會有人經過的中庭花園,滴滴答答的水珠在排水不良的角落積了一灘又一灘的水漥。

「這樣呀。」竹島奈織鬆了一口氣,「啊,對!找你出來其實是想問你今天放學之後有沒有空,事情有點臨時,手邊又沒有你的聯絡方式,只好憑印象到班上去找你。」

聞言,鬼屋敷八雲在腦中翻著不存在的行事曆,「今天放學之後,是沒有什麼特別的預定啦……」

「太好了!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什麼忙?」

「Captain剛剛打電話過來說時瑀兄早上急性腸胃炎現在人還在醫院,下午的外拍沒有辦法到場,一時之間找不到人幫忙、要我去頂,可是我畢竟也是個女的……」

「的確像是Captain會做的事情呢。」對鬼屋敷八雲而言,雖然才認識兩個月,但在參與培訓課程時,偶爾會陪著自己的竹島奈織或多或少也跟他說過一些關於事務所負責人的奇聞軼事。

「你知道的,他又一次、完全沒有問我可不可以,留了一句『現場就交給你了!』之後,說什麼要回急診就掛電話了,真的是超級我行我素。」

回想起Captain隨興地交代完事情、掛掉手機後,為了避免電磁波干擾醫院裡面的醫療儀器而將手機關機,竹島奈織無奈地皺起眉頭。

而她哭笑不得的表情恰好讓鬼屋敷八雲興起一股「自己也許幫得上忙」的想法。

雖然他知道自己這個新人再怎麼樣也沒有辦法比換上中性服裝的竹島奈織更有男人味,但至少自己全身上下的細胞裡住著的Y染色體是貨真價實的真品,該有的、他勉強都有了。

「嗯,好吧!放學後在校門口集合?」

「在校門口的轉角處,Captain會派車過來接我們,寶藍色那一臺。」

竹島奈織送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明明就像陽光那樣耀眼,和冰山根本搭不上邊。他喃喃地說。



雨停了。

天空稍早盤旋著的烏雲來無影、去無蹤,揮一揮蓄積過量的水氣之後,只留下路邊的一坑坑水窪能夠證明它曾經存在過。

鬼屋敷八雲沿著熟悉的小路漫步,一邊吃著充飢用的鯛魚燒,一邊隨著全罩式耳機裡傳出來的樂句、哼著輕快的小調。

原先預定的拍攝最後決定等橘時瑀痊癒後再開始,但是鬼屋敷八雲和竹島奈織也不算白跑一趟。和設計師見過面之後,對方表示有另一個系列的作品想找他們幫忙,因為這次的突發事件,他們兩個人意外地獲得新的工作機會。

雖然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Captain安排好的,但真相如何已經無所謂了。

重點是,他──鬼屋敷八雲的模特兒生涯,總算正式步上軌道。

「這麼重要的事情,一定要第一個和大哥說!」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一輛自動二輪車從巷口拐了個彎,自他的右側呼嘯而過。

僅僅是驚鴻一瞥,鬼屋敷八雲立刻就認出自家大哥成年時,全家人一起籌錢送他的生日禮物。

除了大哥之外,大哥身後還坐著一個女孩子。

安全帽下露出來的、隨風飛舞的鮮紅色長髮直勾勾地扎進他的眼底。

他下意識地揉了揉發疼的雙眼,腳像是被釘子固定在人行道上似的,無法動彈。

「什麼嘛!說好今天要一起吃晚餐的,有事也不先說一聲,害我工作提早結束、可以準時回家吃晚餐的時候開心成那個樣子,像個傻瓜一樣。」

他低聲抱怨,還故作輕鬆地揚起嘴角。

「這樣,根本就不可能第一個告訴你嘛!」



熟悉的背影染上陌生的色彩之後,漸漸遠去。



鬼屋敷八雲收回視線,停在腳邊的水窪,他第一次從不清晰的倒影裡頭發現自己不想笑的時候笑起來有多麼猙獰。

然後,不知不覺中,倒影處漣漪一圈接著一圈散了出去……

天邊掛著的彩虹,慢慢地消散在晚霞之中。
23:04  Ordinary Days | 留言:(5) | 引用:(0)
留言:
No title
(woot)!!!
Captin該不會是指檽刃吧!?XD
從別人的筆下寫起來感覺真的超我行我素的XD
還有他啥時有一台寶藍色的車了?--(騷包的工作車?XD)--

唔......我在想要不要工作的時候用藝名?
感覺時瑀兄很不太符合他平常智障的形像耶??
還有橘時瑀,連姓氏都打出來的話,我想可能會被追殺吧!?畢竟他爸當年就是顧人怨才被幹掉的....

最後一段是指八雲在忌妒大嫂嗎!?=u=a?
Re: No title
> 羅駒
車子不一定是本人的呀搞不好有其他工作人員?
工作的時候想必需要藝名吧?
請快點繳上來ヽ(●ゝ∀・●)ノ

設定成是小小的拉肚子卻被過度保護還不夠智障嗎?
私心設定他在專業上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水平,至少在後輩面前?
然後橘時瑀,打在敘述句裡面應該不至於被追殺吧?
讓小朋友們叫他的名字不稱呼姓也是故意的www

未夏和一色八字都還沒有一撇,八雲哪來的大嫂啦!
No title
噢噢噢!!

藝名:看是要Shower還是要蕭/魈/澍(ㄕㄨˋ)之類的?
然後本名的話....我個人還是覺得Captin不會把自家大哥(玩物?!)的名字亮在外人面前耶(我對他的印象設定是單稱"瑀")所以即使是員工可能頂多之道他叫時瑀(單稱是只有Captin的特權XD)或是平常就直接叫他的藝名之類的~

八雲那不是忌妒嗎!??感覺就很吃味啊XDD
Re: No title
> 羅駒
那就Shower吧!簡稱秀哥或淋浴哥(欸
也是可以不要讓小朋友知道時瑀的真實姓名啦,
所以你究竟決定好了沒?我要修改囉www
No title
那就Shower吧 真實名字等故事情節很錯縱複雜的時候再跑出來好了XD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 とりあえず | 主頁 | AFTER 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