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AFTER I

2012/05/20
AFTER I- カタルシス淨化番外 -



  尾隨於雜亂的腳步聲之後,忽左忽右、忽快忽慢,真田弦一郎毫無目的地在迷宮似的建築物裡頭亂竄。

  儘管每個隔間的設計幾乎一致、沒有因使用者的地位是高是低而形成不同格調,但真田還是能憑著刑警的直覺,知道有好幾處轉角自己不只經過一次。

  握著手槍、緊繃神經,真田像是闖入森林裡的魚兒,空無一人的建築物內靜謐得讓他覺得呼吸困難,而從自己口中發出的陣陣喘息以及遠處時不時傳來的腳步聲震盪著空氣分子、聒噪得讓他覺得頭重腳輕。

  真田從無線電接到攻堅指示後,毫無章法可言的追逐戰已經持續十幾分鐘。明明是他主動出擊、要把嫌疑犯繩之以法,卻由於對這棟商業大樓的樓層配置不夠熟悉,處於劣勢的黑髮青年只能被動地跟隨在後。

  自認體能不錯的真田開始上氣不接下氣,稜角分明的臉龐蒙上薄薄熱氣,斗大的汗珠自髮際滑過臉頰,他沒有額外的心力去擦拭,只能任由源源不絕的液體沒入被黑色西裝外套緊緊包覆住的白襯衫。
  追這麼久卻連個影子都沒看到,真田不禁猜想自己搞不好身處於夢境之中,畢竟他當上刑警之初,有數不清的夜晚是被看似沒有盡頭的追逐惡夢給纏住,每次都是在凌晨時分一身冷汗地從夢境回到單人床上。不過,這次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倒杯冷開水、一口飲盡後倒回被窩。

  去掉最先浮現的可能性後,真田懷疑起自己追著的聲音究竟是否是由人類所發出。『認清事實吧!』他對自己分析,怎麼聽都是兩雙皮鞋打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聲音,追不上和惡夢或是鬼怪無關,只是自己能力不足罷了。

  煩躁和著挫敗浮上心頭,真田搖搖頭、甩開負面思緒,豎起耳朵尋找突然消失的腳步聲。

  正當真田不屈不撓地繞過總裁辦公室的轉角時,走廊盡頭傳來不祥的一聲「叮──」,他順著聲響轉頭,腦袋意識過來之前,身體就已經先朝著音源飛奔。

  走廊跑到底之後轉向左手邊,在他以為自己搞不好追得上、電梯門卻無情地擋在眼前的那個瞬間,僅僅是驚鴻一瞥,他看到兩名身高略矮自己一些的青年喘著氣,金色短髮那位大衣罩在襯衫外,不安的表情和凌亂的衣著看上去像是匆匆抓起外套、匆匆離開,而擁有密褐色髮絲那位,則是整整齊齊地穿著連帽外套,經過十幾分鐘的追逐雖然略顯狼狽,但比起惴惴不安、臉上露出的表情卻比較像是知道自己正在冒險的篤定。

  電梯闔上後一幅大型油畫緩緩降落,喀啦喀啦的機器運轉聲停止時,如詩如畫的鄉村景致恰好擋住方才敞開的部分。倘若不是親眼所見,真田絕對不會去猜測眼前再普通不過的牆面可能藏著什麼祕密通道。

  「可惡!」忍不住低聲吼出被當猴子耍的委屈。

  真田順了順被打亂的氣息,把配槍插回褲頭,掏出口袋裡出任務前拿到的簡略地圖,思考起幾秒前看到的線索。

  電梯如他所想並不在平面圖中,油畫掩飾的外觀當然也無法告訴他電梯的走向,但有入口就一定會有出口,電梯不是上升就是下降。所有出口已經被同仁們包圍了,就算嫌犯下樓也逃離不了被逮的命運,那麼……

  憑直覺猜測,真田嘴邊抽動了一下。雖然自己徹頭徹尾地被擺了一道,但遊戲還沒結束。

  照著地圖顯示,真田直奔離他最近的緊急逃生樓梯。逃生梯的設計一下子水平一下子垂直,他沒有多想,沿著綠色指示一路爬到最高樓層。

  踩上最後一個階梯,一陣冷風撲面而來,真田環顧四周,左手邊的電梯門肆無忌憚地開著,像是在嘲笑他似的,而小小的樓梯間裡頭除了樓梯和電梯之外,只有一個出口。

  安全門露出兩指幅的空隙,屬於室外的清新空氣和陽光從藉由縫隙灌進樓梯間,真田雙手貼上金屬板、吃力地推開安全門後一片雪白閃過眼前,不尋常的強風伴隨著隆隆聲從他臉頰呼嘯而過。

  「目標在頂樓,Over。」

  悄聲用對講機向搭檔報備自己所處的位置,以期增援,真田一個人翻過水泥牆,黑眸緊緊地盯著朝直升機跑去的兩個背影,右手下意識地往褲頭配槍的位置滑去。他眉頭一皺。

  「站住!不然我要開槍了!」

  聞言,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停下腳步、轉身面向一路追著他們跑的刑事警察。

  「不准你動小景!」幾乎就在轉身的那一刻,瞄見對方舉槍的青年張開雙手、踏出步伐,整個人呈大字形站立、將稍高一點的風衣青年擋在身後。

  不到一百七十公分的嬌小身型卻帶給來者重重的壓迫感。

  「吶、警察先生,槍口對著純真善良的平民百姓難道不是值勤過當了嗎?小心我向警視廳投訴喔。」不屑地挑眉,他沒有驚慌也不顯得恐懼,冰藍色的眼睛散發出濃濃的憤怒、毫不保留地射向真田。

  投身警界這幾年來,真田出過無數次任務,這些任務當中相似的對峙場面也發生過不少次,一直以來也都順利挺過去了,然而這卻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鬥不過對方。

  真是麻煩的角色,真田這麼想,刑警的直覺在攸關性命的時候最好還是遵從的好。一意識到這一點,累積不少實戰經驗的他不得不放軟態度,不過握著的M60轉輪式手槍卻沒有放下的打算,「如果真如您所說,是純真善良的平民百姓的話,為什麼要逃?」

  「莫名其妙被追殺,只有傻子才不會逃吧。」像是在陳述亙古不變的真理似的,對方想都沒想就回答。

  子彈還沒上膛。

  「我們只是想要請跡部集團的總裁到警視廳協助辦案。」真田試圖遊說。

  「那還真是大陣仗呀!」對方嗤之以鼻,「吶、警察先生,可惜這裡並沒有所謂的總裁,你現在追著的不過是無辜的總經理和與這家公司無關的局外人罷了。你們追人之前難道不會先搞清楚要追的對象是誰嗎?」

  『莫非追錯人了?』

  真田大吃一驚的動搖表情沒有逃過對方的眼睛。

  抓準真田思考的空檔,被擋在身後的金髮青年一個轉身、踩上直升機的階梯,人都還沒坐進機艙直升機就飛離停機坪。

  這樣意外的發展,讓舉著槍的真田以及剛趕到現場的手塚只能錯愕地仰著頭,眼睜睜地看著據說是總經理的青年被同伴拉進越來越遠的機艙裡。

  而還站在停機坪的褐髮青年一臉事不關己,收回擋人的動作之後,看好戲似地插著腰……






修改於2012年08月18日,
感謝Q派花看完之後送上的【AFTER I 插圖】,
雖然是第一次寫,但對峙的場面我也很喜歡呢!
如果說多堆一些文字可以多換一些圖的話,我會繼續加油的(*≧∀゚)b☆
00:00  カタルシス淨化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