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告白

2012/02/17
告白- Ordinary Days -



鬼屋敷八雲有個一直很在意的人。

這是他藏在心底的秘密,從來沒有對別人說過。

所以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知道這件事情。嗯……好吧,搞不好大姊知道,但是,大姊一定會替我保守秘密的。他這麼深信著。

打從他出生、有記憶以來,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微微地抬著頭,想盡辦法把令人感到安心的肩寬印在腦海裡。

偶爾那個人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向他伸出厚實的掌心並朝他溫柔地笑著的時候,他會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他一直覺得,這份單純的幸福可以一直持續下去,就像他一直都注視著那個人一樣。

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人已經走到他再也追不上的地方。

他想要拔足狂奔、想要大聲叫喊。那個人卻再也沒有為他停下腳步。

感覺就好像是,那個人也有了注視著的人似的。

雖然那個人還是會對他微笑,但當他伸長了手想要觸碰,卻只抓得回無法承載的寂寞和空虛。



鎂燈喀嚓、喀嚓地閃。

舞台中央站了兩位看不出性別的高挑人兒。

身高、骨架相仿,散發出來的中性氣息也因為配合服裝設計師的要求而相似,然而,兩個人基因裡所編列的性染色體,卻是完全相異的兩種可能。

攝影師喊了一聲收工。

到過謝之後,他們一前一後地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一邊走還一邊拿掉頭上戴著的貝雷帽,靠帽緣和髮夾固定而成的俐落短髮立刻露出原型──都是及腰的直長髮,一個是墨水般的黑,一個則是陽光般的橘。

「一起過去吧?」

先開口的是竹島奈織。

她順了順如瀑般的黑髮,左眼附近不顯眼的星形淚痣在髮絲之間若隱若現。

「好啊,可是我想先回事務所拿東西。」

把一頭亮橘色的頭髮高高地紮好,鬼屋敷八雲提出了他的想法。

「嗯,那就先回一趟事務所吧。會緊張嗎?」

「多少會吧。」

「未夏姊說過,八雲就用八雲的感覺去拍就好了,不用刻意裝成一色哥。」

「嗯,我知道,謝謝你。」

完全不顧忌對方的性別,一邊換衣服一邊討論。

終於把散在更衣室的東西收拾完畢,兩個人再次向工作人員道謝,便啟程趕往下一個通告。



鬼屋敷八雲有個一直很在意的人。

那個人自從升上國中二年級之後,放學回到家裡,開口閉口提到的所有事情,幾乎都繞著同一個人轉。

令他感到訝異的是,大姊竟然可以和那個人一起,開口閉口不斷地談著那個叫做深夏還是什麼夏的女生。

就好像那個女生叫做鬼屋敷深夏還是鬼屋敷什麼夏似的,而自己其實是風間或是伊野尾八雲。

搞不好自己其實不是鬼屋敷家的第九個孩子,名字裡面帶著的「八」也不是因為自己是鬼屋敷家的第八個男孩子。他曾經這麼想過。



一個星期前。

『欸,八雲,下個星期日有沒有空?』

電話那頭傳來了大哥的聲音,久違的、令人感到安心的聲音。

「嗯……我查一下行事曆,等我一下。」

其實鬼屋敷八雲很清楚,自己下個星期日除了早上有預定好的平面拍攝之外,其他時間是空著的,但是為了和許久沒聯絡的大哥多聊幾分鐘,他故意拖延回答的時間。

『有嗎?有嗎?』

聽起來挺著急的,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呢?好在意。

「嗯,我翻一下喔,早上要工作,然後下午和晚上是空著的。」

把身體埋在軟綿綿的被子裡,鬼屋敷八雲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捲弄著半濕的亮橘色長髮。

『那太好了!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

刻意壓抑住幫得上大哥的興奮,鬼屋敷八雲正經八百地反問。

『你知道大哥和你們事務所的奈緒有在幫一家手工服裝店拍商品型錄吧?』

奈緒是竹島奈織的藝名,鬼屋敷八雲和她隸屬於同一個事務所。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事務所還有另外一個比他們都年長的男模特兒。

「嗯,我知道,叫做Écarlate吧?」

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那個從大哥國二之後,就一直掛在嘴上的名字,沒記錯的話好像叫深夏還是什麼夏來著,她就是那家手工服裝店的店長。然後大哥不只在那裡當模特兒而已,還常常用各種理由進出,除此之外,Écarlate這個名字也是大哥取的。這些他都知道。

『知道就好辦了!下星期剛好出任務不在京都,去頂我的空缺吧?』

像是猜中了鬼屋敷八雲一定不會拒絕似的,電話另一端傳過來的語氣比起問句更像是肯定句。

偏偏自己就是吃這一套。只要可以幫得上大哥,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

根本就是自己找坑跳,再花錢請別人幫忙把自己埋起來。腦海裡鮮明的想像畫面讓他不禁笑了出來,感覺有點苦。

「可以呀!反正那天閒著也是閒著。」

『耶斯!作為補償我會多帶一點土產回來的!』

大哥好像很開心呢,這樣就夠了。他心想。

「對了,みなつ的漢字怎麼寫啊?」

長久以來困擾著他的問題不小心脫口而出,明明在電話裡大哥從頭到尾都沒有提過她的名字。

可是,既然要見面的話,總不能一直用什麼夏之類的來簡稱吧?雖然不知道漢字怎麼寫也不會有人發現,但是自我感覺會很差。反正依大哥的個性,想當然爾一定不會發現這種小失誤。

『噢!是未來的未,春夏秋冬的夏!』

未夏。原來還沒進入夏季呀……
  


鬼屋敷八雲有個一直很在意的人。

那個人是他的親哥哥。

近在眼前,卻同時又遠在天邊。
  


「還好嗎?你看起來很緊張。」

走在前頭的竹島奈織憂心地問。雖然不明顯,但後者蒼白的臉蛋已經透露出他緊繃的情緒。

「不能再更好了。」

勉強扯出一個微笑,鬼屋敷八雲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正為了終於要和竹島未夏見面而感到緊張。

沒錯,真正讓他在意得不得了的,不是一個陌生的拍攝環境,也不是自己是否能夠挑起大哥在團隊裡所擔任的角色,更不是其他竹島奈織想到的原因。

畢竟沒有多少人知道他藏在心底的天大的秘密。

「放輕鬆。就像你一直以來那樣,辦得到的。」

竹島奈織拍拍他的肩膀。雖然她不知道實情,但是這句無心之言卻撫平了他的不安。

轉過轉角,兩個人在不起眼的綠色木門前停下腳步。

要不是竹島奈織帶路,他可能要在這一帶轉上好幾圈才會找到和木門一樣不起眼的木製招牌。



鬼屋敷八雲有個一直很在意的人。

而他所在意的那個人,也有了個一直很在意的女孩子。

當他發現這件事的最初,他以為自己一定會非常、非常討厭奪走大哥注意力的傢伙。



嗡──嗡──

鬼屋敷八雲叼著剛放入口中的鯛魚燒,找到聲音的源頭後,用掌心輔以四隻指頭握住機身,拇指輕巧地掀開手機蓋。

『嘿!看到桌上的包裹了嗎?』

除了大哥的聲音之外,電話還傳來了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

應該是在酒吧上班吧。

他將視線轉向靠窗的角落,果然在整齊的書桌上看到一個用牛皮紙袋裝著的方型物體。他早上出門時還沒有放在那裡的。

「嗚,槓到了。」

他沒有停下咀嚼的動作,繼續叼著吃到一半的鯛魚燒,一手握著手機,另外一隻手把牛皮紙袋的其中一側抬起來。

躺在裡面的小冊子順著地心引力的作用,滑出了沒有貼死的封口。

『未夏說搞不好你會想要。』

所以大哥特地帶一本回來家裡。可是因為他的上課時間和大哥的上班時間剛好錯開,只好把東西留在桌上。

他吞下最後一口鯛魚燒,用舌尖舔掉唇邊沾上的抹茶醬,「謝謝。」

『那就先這樣囉!工作中,掰!』

嘟──嘟──

鬼屋敷八雲闔上手機。

空閒下來的兩隻手不自覺地摸上Écarlate這一季的商品型錄。

坐到書桌前,他慢慢地瀏覽著全彩的紙張,然後注意力被黏在第八頁的橘色便條紙給吸引。

『那天真的是幫了大忙,謝謝你!如果你也喜歡Écarlate的話,歡迎隨時再過來玩!竹島未夏。』

他撕下便條紙、貼在隨身攜帶的記事本裡。

想了想,他在便條紙旁邊加上幾行文字作為註解。

『雖然不致於到立刻喜歡上的地步,但至少無論如何都無法認真地去討厭她呢……』

收拾好桌面,他從床邊拿了換洗衣物後走出房間。

00:00  Ordinary Days | 留言:(3) | 引用:(0)
留言:
No title
不忍說看了那麼多篇我最愛這篇...艸
一點點憂傷得想掉眼淚;_;小八雲啊;_;

胎胎筆下的八雲變成了優秀善解人意的孩子w
大感激(´;ω;`)
No title
所以八雲在意的是一色?
然後一色在意的是未夏??
> 天鬼
不忍說我也很喜歡這篇、雖然折騰很久才完稿(•'д'• ۶)۶
八雲的生母(?)能夠喜歡真的是太好了!

> 羅駒
(*˘︶˘*).。.:*♡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 白色情人節 | 主頁 | 指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