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沙漏 III

2012/01/22
沙漏 III- Ordinary Days -



春暖花開的時節,新學期才剛開始沒多久。

對於剛步入國中階段的新生來說,雖然已經漸漸地建立起生活常模,但校園裡頭仍舊充滿了驚奇與未知,等著他們去探索。



「所以未夏究竟決定好要參加什麼社團了沒呀?」

大剌剌地出現在竹島未夏前方的位置,身著運動服的竹島久不顧形象地張開雙腿、反向坐在椅子上。

明明不屬於這個班級,但卻像是進出自己家門一樣,不知道該說她太過於自我中心呢?還是該說她粗線條,但不置可否的是,竹島未夏對於這樣大方的言行舉止,老實說是有一點點欣羨的。

當然,她不會承認。
「我不知道啦!不要問我。」

無視對方從開學以來就不時提出的詢問,竹島未夏專心地收拾凌亂的桌面。她也不是不能同理竹島久對新學期、新環境的雀躍啦!但是短期內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被別人照三餐問這點,實在是讓她招架不住

「不問你我還能問誰呀!」

利用椅子四隻腳的特性,竹島久把支點放在連著椅背的那一側,她把重心移向前方,座椅往前傾的同時,雙手順勢壓在桌面上。

突如其來的舉動,果然讓如竹島未夏停下手邊的動作。

「未夏你該不會,打算參加回家社吧?」

逼問的臉龐越貼越近,近到竹島未夏都可以從薰衣草色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太近了!』她下意識地伸出手、搭上被運動外套給覆蓋住的雙肩,把竹島久連同傾斜了的椅子一起推到一個手臂之外的安全範圍。

「你就饒了我吧!」

因為不敢一個人去參觀社團,但是又找不到人一起參觀這種理由,就算面對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臉皮薄如竹島未夏,一樣說不出口。

「不行啦!我們現在已經是國中生了耶!國中生呦!不就是個該揮灑青春的汗水的年紀嗎?不參加社團活動的話就一點都不青春了。」

竹島久一副自己的價值觀世界通用、不需要多做解釋似的。

但實際上聽講者竹島未夏卻常常不懂為什麼很多她不在乎的事情,卻被別人當作理所當然。

在她的印象中,眼前靜不下來的少女總是充滿朝氣,如果青春的定義就是散發出這樣的氛圍的話,那麼竹島久就可以歸類到總是洋溢著青春氣息的範疇內吧?由此可證,參不參加社團和青不青春並沒有絕對的關係。

是因為竹島久青春,參加社團才會青春,所以,她不參加社團也不會變成一點都不青春。沒錯,就是這樣。

瞄了教室門口一眼,確認坐在門邊的主人還沒回來之後,她反問,「你到底對青春這個字抱持著多大的堅持啊?」

「青春就是一切呀!」斬釘截鐵的宣言。

「那為什麼參加社團才青春啊?」

「電視中這麼演、小說裡這麼寫、漫畫上這麼畫,再加上我這麼相信著。」完全就像是竹島久會有的發言。

「真是的……」

無奈地嘆了口氣,竹島未夏把鉛筆盒和教科書往抽屜一塞,正當她打算抓起掛在書桌旁的書包、離開教室的同時,她的左手撲了個空。

竹島久抱著不屬於自己的書包、把入社申請書插進只放了一本薄薄筆記本的空間後,逕自站了起來,「走吧!我們一起去找未夏要參加的社團!下個星期之前一定要把入社申請書送出去!約定好囉!」

「欸!」

「走吧!走吧!再不走,太陽就要下山囉!」

「不要輕易地替別人做決定好嗎!」

竹島久自顧自地走出教室,一點兒也沒有把跟在身後的抱怨聽進耳裡。



一個星期之後。

「嘿!」

竹島久才剛要踏進教室,就被迎面走來的竹島未夏往反方向拉去。

「初咲在裡面喔!」如果你覺得在她的地盤裡肆無忌憚地大聲嚷嚷也無所謂的話。後面那句話竹島未夏並沒有明說,僅僅用略帶警告的眼神傳達。

「嘖!」

翻了翻白眼表示同意換個地方,竹島久沿著走廊直線前進,一直到人煙罕至的走廊底部,順了順百褶裙、隨意挑了一格階梯坐下後,才終於開口。

「所以未夏你究竟決定好要參加什麼社團了沒呀?」

「你好意思問啊!」

雖然一開始說好要一起去找社團,但是竹島久最後卻因為自己的社團活動,丟了一句「違反約定的人要接受懲罰喔!」,就一臉安心地從自己一手策畫的行動中消失。

其實,竹島未夏大可不必理會這個片面的約定,但經過一番思付,她最後還是鼓足勇氣,在這個星期裡頭,用課後時間到幾個中意的社團去參觀。

拜竹島久所賜,她過了一個異常充實且異常疲累的星期。就精神上而言。

「嘛……」自知理虧,然而竹島久並不打算根據這點多說什麼,「那我換個方式問好了,你這個星期去了哪些地方?」

「既然你誠心誠意地發問了……」

戲劇性的停頓,她在竹島久臉上看到意料中的期待後,才把社團博覽會的導覽手冊翻到目錄那一頁,順著上面用黃色螢光做的記號、伸出手指頭開始數。

「田徑社、籃球社、排球社、網球社、弓道社,大概是這樣吧。」她把手冊推到伸長脖子想要看個仔細的少女面前。

竹島久第一次靜下心來看這本導覽手冊,然後才恍然大悟。

「原來我們學校沒有跆拳道社喔!」難怪要選這麼久。

「你現在才知道喔!柔道、空手道、劍道、弓道、花道、茶道、書道……妳這顆腦袋能想到的『道』一應俱全,就是沒有跆拳道。」

如果有跆拳道社的話,她一定二話不說直接入社,才不用考慮這麼久、甚至讓愛湊熱鬧的竹島久參一腳。

「那現在是要五選一嗎?」真不愧是未夏,全部都是運動性質的社團耶。

「嘛……」

折騰了一個星期,如果不從中做出選擇的話,那麼同樣的一個星期又要再次上演了吧?光是想到這裡,就讓她決定非得在這幾個選項中選出一個社團田在申請書上。

「未夏的運動細胞這麼好,長得又高,這幾個社團感覺起來都有優勢呢!」

竹島久也希望順水推舟,讓身旁怕生的少女快點找到一個容身之處。

「是啊。」省略掉禮貌性的客套,「所以難以抉擇。」

「這樣真的很棘手耶……籃球社怎麼樣?當個帥氣的大前鋒,衝在隊伍的最前方,將敵人殺個片甲不留?」

「駁回!又不是在演格鬥劇。」手刀毫不留情地往竹島久頭上劈。

「欸~怎麼這樣!」

「好啦,其實我本來有考慮,只不過,當我在隔壁球場上打示範賽的男社員當中,看到那個矮冬瓜之後,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矮冬瓜指的是前幾天在大街上被她過肩摔的少年。

雖然他輕而易舉地越過對手的防線、上籃得分的那一刻,他在她心中的分數有悄悄地加了幾分,然而,在她認出他就是那個愛管閒事的傢伙時,不僅加上去的分數被撤回,還瞬間倒扣了好幾分。

「這樣啊,真是狹路相逢呢!那排球社呢?像葉月優一樣,練成黃金左手、左右開攻,重現當年的東洋魔女!噢,我忘了未夏本來就是左撇子了。」

雖然竹島久說的那部動畫竹島未夏並沒有看過,但是關於東洋魔女的事情多少也有所耳聞。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那個矮冬瓜也出現在排球場上。」

在接近賽點的終盤,以一記漂亮的殺球替隊伍贏得比賽。

原本就是負數的分數,又莫名地在加了分後沒多久,被扣了好幾分。

「那就沒辦法啦!網球社呢?據說聚集了很多名門子弟,一個不小心的話說不定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呢!超浪漫的!」

「你腦袋怎麼盡裝些不正經的事情。」

「只是據說嘛!」

「那個矮冬瓜絕對不會是什麼名門子弟好嗎!」

「欸!他又出現了?」

「Again。」不太標準的日式發音。

「這種程度的話,已經從狹路相逢進化成冤家路窄了吧!」

雖然竹島久至今尚未和那位仁兄見面,對他也沒有任何厭惡之情,但現在因為他和自己的利益──讓竹島未夏找個社團參加──起了衝突,於是在語句中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不滿。

「他也出現在弓道場,所以,只剩下田徑社一個選項了。」

能夠同時參加這麼多社團就算了,竟然可以在每個社團裡頭表現都很亮眼,真是令人不悅。

讓她看不順眼的理由又添了一筆。

「那未夏決定參加田徑社囉?」

大膽地說出假設,竹島久正等著對方肯定的回覆,沒想到卻直接收到一個信封。

噹──噹──

「作為上個星期缺席的補償,記得要幫我交喔!我回去上課了。」

竹島未夏揮揮手,在上課鐘聲結束之前,離開了通往天臺的樓梯口。

留下一臉錯愕的竹島久。



「真會使喚人。」

朝著對方的背影喃喃自語,竹島久打開手中的純白信封,裡頭折得方正的入社申請書上,除了社團名稱那一欄填好了之外,其他欄位全部空白。

田徑社。

拿出隨身攜帶的原子筆,竹島久把申請書上的空白處填妥之後,若有所思地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沒記錯的話,一色學長好像也是田徑社的呢?

是不是該打個照面,請他明裡、暗裡照顧一下未夏呢……

竹島久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00:00  Ordinary Days | 留言:(2) | 引用:(0)
留言:
難得的頭香!(題文不相關)
國中生真是青春[��ʸ��:i-189]
看到後面的發展忍不住笑了
能夠一次參加那麼多社團也真是有體力
(重點應該是他是如何辦到的吧)
Re: 難得的頭香!(題文不相關)
> 派
有戳中笑點真的超開心的!

至於究竟為什麼參加的了這麼多社團就等下回分解!
大概是因為他開了主角威能或是學會了影分身之類的吧!(並沒有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