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沙漏 II

2012/01/15
沙漏 II- Ordinary Days -



「噹──噹──」

響遍校園的鐘聲,宣告了午餐時間的到來。



空無一人的天臺上,竹島未夏若有所思地靠著圍牆。

春風牽動柔順的長髮,白皙的臉蛋並沒有太多的表情,纖細的雙腿包覆在黑色褲襪裡頭、和上肢一同隨興地擺著。她靜靜地坐在牆邊,遠眺學校附近的青山,整個人自然地融在環境裏頭,僅剩可供辨別的是她渾身散發出的生人勿近氣場。

這種時候,只有一個人敢打破她所設下的空氣結界。
「未~夏!」

刻意拉長音節,竹島久的笑臉突然湊近。這樣的舉動成功地拉回竹島未夏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的注意力。

「你還真有精神呀。」昨晚的慘案發生過後,除了眼瞼略腫之外,還可以一蹦一跳地笑臉迎人,真不愧是竹島久。

「普普通通而已啦!反而是未夏你太沒有精神了。」

竹島久遞上對方出門時忘了拿的深紫色西裝外套、裝著午餐的便當盒還有空空如也的黑色漆皮書包。原本打算一到學校就要把這些東西還給冒失的主人,但後來出現了一點插曲只好拖到中午。

接過西裝外套後,竹島未夏立刻穿到身上,她扣上鈕扣、整了整領口,順手把一頭紅髮撈起來,在後腦勺紮了個高高的馬尾,「謝啦!只穿毛衣果然還是不夠暖。」

「還好未夏沒有把教科書背回家的習慣,要不然天曉得早上的課程該怎麼辦。」雖然竹島久相信,眼前只注意到保暖問題的少女沒有教科書一樣有辦法上課啦……

「就算真的上不了課,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呀!」

在竹島未夏的印象中,竹島久從來都沒有哭過,這麼堅強的少女卻在昨晚抓著自己的衣角泣不成聲,要她不生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像是猜出了她的想法,竹島久淡淡地說,「未夏你太衝動了。」

「好嘛、好嘛!我下次會記得把東西統統抓好之後再衝出家門的。」刻意忽略掉語句中暗藏的意思。

「我說的是衝動而不是忘東忘西,是未夏吵了沒必要吵的架而不是東西沒有拿就衝出家門。」

「可是……」

「當事人覺得無所謂,旁觀者就盡自己的本分就好,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一點意義也沒有。」

「好啦,我知道了。」

喪氣地垂下頭,竹島未夏心不甘情不願地讓步。不過就是盡可能別和竹島初咲起衝突嘛……

忍一下就過去了。也許吧。

「要做到才行啊。」比起責難或命令,這句話撒嬌的成分比較多。

「好啦。」吃軟不吃硬。

聽到預期中的答案之後,竹島久臉上的嚴肅又換回了朝氣蓬勃的笑顏,「所以,你在冒險的途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這個嘛……」

雖然很想發洩出來,但畢竟是不怎麼光彩的事蹟。竹島未夏低著頭,眼神飄開。

然而,沉默不過才持續幾秒鐘,耐不住的她只好把離開本家、在學校附近遇到不良高中生、碰到愛管閒事的傢伙,然後不小心一肩把人摔了出去等等,一五一十地招了出來。

「呃……所以說你就這樣使出了一記漂亮的過肩摔,打敗大魔王、拯救了這個世界?」用關鍵字湊出來的句子,聽起來怪青春的。

「你在演哪一齣啦!」

竹島未夏放下手中的筷子和餐盒,毫不留情地在竹島久的額頭上彈了一記。

「未夏真是個沒有想像力的人。」竹島久嘟起嘴,表達不滿。

『是你的想像力太脫離常理好嗎!』大魔王什麼的,拯救世界什麼的,都是超級英雄的責任好嗎!和她這種平民老百姓扯不上邊啦!竹島未夏在心裡這麼吐槽。

「不過,未夏說的那個愛管閒事的傢伙啊,紫色短髮、紫色虹膜、穿著紫色的制服外套,怎麼聽起來好像在哪裡見過……」

一提起他,竹島未夏的火氣又源源不絕地湧了上來,「整個人紫得要命,又嘻皮笑臉的,看起來超~不舒服的!簡直就侮辱了我們學校的制服!除此之外還是個矮冬瓜,然後……」

像是在描述一個罄竹難書的罪犯,她細數了好幾項看不順眼的原因。

理由越來越遷強。

一旁聽著的竹島久,不禁替採到地雷的同校學長哀悼。

「總之,今天的運氣實在是背到家了。」斬釘截鐵地下註腳,竹島未夏朝竹島久吐舌頭,重新拿起飯盒。

「辛苦你了。」

「謝囉。」撥開垂到飯盒裡頭的紅髮,她想起原先要聊的話題,「是說,你今天和直屬見面了吧?」

「欸?」薰衣草色的雙瞳有著藏不住的驚訝。

「今天早上去你們班撲空的時候,兩個頭髮藍藍的、眼睛紫紫的、配色和你很像、個頭不高,然後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跟我說的。」竹島未夏認真地回想,希望可以把最完整的面貌傳達出來,但似乎不太成功。

「原來如此。欸!不對,配色和我很像是什麼形容詞啦!」

「頭髮藍藍的、眼睛紫紫的,配色不是和你很像嗎?」

「配色這個詞不是這樣用的好嗎!未夏的文學造詣真的很差耶!」無奈地翻了翻白眼,「那是我們班的雙胞胎,鬼屋敷二瓶和鬼屋敷三方。」

「這樣呀,難怪長得一模一樣。」果然又是雙胞胎,和竹島初咲、竹島久一樣是同卵雙胞胎吧?不過,他們兩個人之間所散發出的氛圍,似乎和她們兩個人之間不太一樣。

「他們就像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不過仔細一看還是分得出來誰是誰啦!對了、對了!我跟你說喔!我的直屬學長是個陽光少年耶!」

「喔。」嘴上這麼回答,竹島未夏心裡卻想著自己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像竹島久一樣,能夠記住才認識沒多久的新同學。她現在碰到的窘境是,不管姓名還是長相她都認不出來,更不用說把姓名和長相配起來了。

「在國中部裡面算是小有名氣,聽說雖然他腦筋不太靈光,但是總是精力充沛、朝氣蓬勃的,除了是校內各項體育活動的常勝軍之外,還常常代表學校參加校際之間的體育競賽,是個仗義直言的風雲人物耶!一整個就是校園青春熱血劇場的男主角似的。啊!給你看一個東西!」

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把外頭包裝用的紙盒拆開,裡面裝著的是一個作工精巧的沙漏。

透明的漏斗狀玻璃裏頭,裝著和竹島久虹膜一致的薰衣草色沙粒,而由深褐色木頭製成的框架內面雕刻著精緻的花草圖騰,在醒目的木製底架上面,還用漂亮的草書字體鑲著Takeshima Hisaki的字樣。

「這是學長送我的見面禮。雖然他外表看起來粗枝大葉的,沒想到卻意外地是個細心的人呢!未夏……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滔滔不絕中的少女,發現聽眾的注意力似乎沒有放在自己身上。

「未夏?」晃了晃手中的物品,總算讓對方回過神來。

「名字。」

「什麼名字?」

「你的直屬學長,叫什麼名字?」

竹島未夏從裙子側邊折縫暗藏的口袋,拿出一個盒子。

「一色,鬼屋敷一色。」

「果然有關聯!」

把包裝拆開來,竹島未夏手中拿著的,除了沙粒是由深灰色和豔紅色交錯、鑲在木製底架上頭的字是Takeshima Minatsu之外,其他的細節和竹島久收到的禮物一模一樣。

「超像的耶!是未夏的直屬送的嗎?」

「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我的直屬學長的直屬學姊,也就是我的直、直屬學姊送的。」巧合的還不只這點,「她的名字是千咲、鬼屋敷千咲。」

「鬼屋敷!也太巧了!」

鬼屋敷不像山田之類的姓氏那麼常見,然而,才剛入學沒多久,就蒐集到四個鬼屋敷,竹島久不禁開始猜想他們之間究竟有什麼關聯。

而竹島未夏做出了其中一種假設,「該不會是姊弟吧?我的學姊和你的學長,還有配色和你很像的雙胞胎。」

「是有這個可能啦!」

竹島久頓了一頓,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不過,我和未夏一樣都叫竹島,也同住一個屋簷下,卻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呀!」

「也是啦……」

因為她們都是本家少主領養的孩子,沒有血緣關係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竹島家算是特例吧?竹島久的好奇心被挑起。

「吶、吶、千咲姊姊是個怎麼樣的人啊?」擅自決定了叫法。

「這個嘛,大概是溫柔、沉穩,姊姊似的角色吧?」才見過一次面,她只能從第一印象去做猜測。

「姊姊似的啊,很難把這樣的說法和溫柔、沉穩連結在一起呢。」

會這麼回答也不能怪竹島久,畢竟在她的認知裡頭,她的雙胞胎姊姊完全沒有上述的人格特質。反倒是相對的特質多得不勝枚舉。

「當然不能拿初咲出來做參考。」竹島未夏立刻更正,「有點像唯姊姊那樣,不過她的真正年齡和我們太近了,你應該沒有辦法想像,唔……那如果說是煠晴大哥那樣的感覺呢?」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會想盡辦法幫忙嗎?」

「有點像。」

「那我大概知道了。這樣很好呀!雖然直屬學長沒有出現,但至少有個『姊姊似的』直屬學姊可以照顧你,嗯,真是太好了!」

自顧自地下了結論,竹島久闔上淡藍色的便當盒。

「嗯……真是太好了呢。」

把對方的結論複述了一遍,竹島未夏突然覺得,自己今天的運氣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差。



至少是個風和日麗的大晴天。
16:48  Ordinary Days | 留言:(4) | 引用:(0)
留言:
No title
wwwwwwwwwwww

居然一口氣寫進了那麼多人www
想畫wwwwww(稿子呢
Re: No title
> 天鬼
在敘述裡頭提到的,沒有讓他們一次出場,
應該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

請以稿子為重www雖然我也想看屁圖www(欸
我需要人設!(欸)
第一次看時腦袋有點混亂
第二次看時終於比較搞清楚了
我果然是圖像記憶的人(汗)

每次看你的Ordinary Days更新
心情也跟著輕鬆愉快起來XD
學生生活真的很美好
Re: 我需要人設!(欸)
> 派
圖像記憶呀......
那麼只好「有請天胎胎駒駒子」了(*´艸`)
設定的部分,
因為他們還在長所以設定什麼的也都還沒固定下來(都給你說

總而言之,
學生生活真的超美好的( ´ ▽ ` )ノ

完全沒有回答道重點ヾ(゚д゚;)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 沙漏 III | 主頁 | 沙漏 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