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沙漏 I

2012/01/08
沙漏 I- Ordinary Days -



正月初一。



隔著咖啡色的褲襪,雙腳踏在熟悉的和式長廊上,竹島未夏顧不得肩上行李的重量,一進大門就一路往房子的深處快步走去。

依照慣例,在新的一年到來之際,竹島家的孩子們會放下手中的工作,從世界各地趕回京都來,赴新年的第一個晚餐約會。

這頓晚餐對竹島家的孩子們來說意義非凡。

由現任少主帶領所有被選上的成員,大家身著盛裝、齊聚一堂,分享過去一年的成就,並共同祈求新的一年平安順利。

竹島本家新年的既定行程,在納入從分家所遴選出的新血之前,就行之有年。也正因如此,對於從小就在本家長大的孩子們來說,這頓晚餐的意義甚至比除夕夜吃年越蕎麥還要重要。

為此,竹島未夏前腳才剛踏進竹島本家──從她有記憶以來、截至高一搬到車站旁的公寓為止,充滿她成長軌跡的故居──就急著回到屬於她的小房間,尋找一直放在這裡、成年禮時少主贈予她的振袖。
『我記得應該是在這裡呀…』

她彎下腰、重心傾向身體左側,伸手觸及紙糊的拉窗後,預料之中的盒子卻不在裡面。映入眼簾的,是均勻分布著薄薄塵埃的小空間內,有個相較之下乾淨的區塊,痕跡看起來很新。

『被誰拿走了嗎…』

她習慣性地偏著頭思考,想著想著沒想到一個重心不穩便向左倒去。她跌坐在榻榻米上,發出碰的一聲,和式拉門被震得嗡嗡響,一個圓柱狀的東西順勢從櫃子裡滾了出來,緩慢地在她腳邊轉了個圈後停下。

冰冷的觸感從腳背傳達到大腦,灰濛濛的物體吸引了她的注意。



「這不是沙漏嗎?學長送的那個。」

竹島久雙手抱著被褥從屋外走了進來,不經意的言語間恰巧給了滿腦子充滿問號的竹島未夏一個解答,「對了,你的振袖現在在唯姊姊的房間裡面,昨天出了大太陽,想說先拿出來透透氣,嗯……你有在聽嗎?」

「聽什麼?」

把玩著手中的沙漏,竹島未夏並沒有把目光移到和她說話的人身上。

「我說,你的振袖現在在唯姊姊……」

竹島久蹲下身子,話才說一半就被截走。

「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沙子看著看著,會讓人回想起那個時候的事情呢!」

「什麼?」果然沒有在聽。

「紫色啊……」

異色的虹膜隔了層透明玻璃,直勾勾地盯著自上方沙池往下方沙池移動的沙粒,竹島未夏看得入迷,而隨著顆粒通過狹窄通道的沙沙聲越來越清晰,她的思緒也被拉離現實越來越遠……



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個飄著櫻花花瓣的晴天。



那天早上,竹島未夏為了竹島久的事情,和竹島初咲大吵了一架。

她一氣之下離開宅邸,西裝外套呀、書包呀、早餐呀、便當盒呀什麼都忘了拿。

『不是春天了嗎,怎麼還這麼冷啊!』

雙手插在針織外套兩側米白色的口袋裡頭,她一個人在料峭的春風中走著,長及腰部的髮絲隨著漫無目的的腳步飛舞。由於不想這麼快就看到和自己大吵一架的傢伙,她刻意繞了遠路,並在學校附近的車站轉了幾轉、遲遲不願踏進校門。

大概是因為採取了不同於以往的舉動吧,在她經過便利商店的時候,碰上了從來沒有碰過的事情。

「小妹妹,怎麼樣,要不要和哥哥們出去玩呀!」

四五個衣衫不整的高中生,叼著菸,圍上了心情極度惡劣的竹島未夏。

「嗯?」

竹島未夏停下腳步、抬起頭,用餘光看了看四周,果然,在這個上學人潮最多的時間點,熙來攘往的人們對於牆角所發生的事情,都裝作沒看到似的。

『也不能怪他們啦,倘若捲入莫名其妙的紛爭,他們也會很困擾的。』

這樣也好,反正她也不希望有人插手。

對於跆拳道段位的她來說,眼前的小混混三兩下就可以解決了,根本就不構成威脅,難得碰上這麼有趣的事情,說實在的,她不但一點也不害怕,反而還挺好奇事情會往哪個方向發展。

「學校一點都不好玩啦!哥哥們帶你去好玩的地方怎麼樣?」

「好玩的地方?」她反問。頂多就是大打出手,順便發洩掉滿腔怒火,感覺起來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對呀,怎麼樣呀小妹妹?」

一邊說話,鹹豬手一邊向竹島未夏的肩膀伸去,正當她在猶豫該怎麼反應的時候,「啪!」地一聲,小混混的手被人從巧妙的角度拍掉了。

「喲!讓你久等啦!」素未謀面的少年鑽過高他一個頭左右的人牆,流暢地勾過她的手肘,「不好意思呀!走吧!走吧!」

少年身上穿著和她款式相似的男生制服,從西裝外套口袋旁繡著的線條可以判斷出是高她一個年級的學長。

「欸!小鬼頭,你這麼做未免也太不識相了吧!」

「小妹妹是我們先看上的,你滾邊去!」

「人家自願要和哥哥們去玩,你插什麼話呀!」

你一言我一語,他們怎麼可能眼睜睜地看著獵物被半路冒出來的程咬金搶走。

「幾位大哥這樣圍著一個小女孩,說她是自願的,說服力不夠啦!」少年半開玩笑地回答。雖然他很想用拳頭招呼上去,但礙於對方人數不少,需要花一點時間才能全部解決掉,可他現在偏偏就沒有時間可以和他們耗,只好盼望能夠在開打之前先拉著她開溜。

「你算哪根蔥啊!」

「死小鬼你有種再說一次看看!」

「白目國中生囂張個屁呀!」

一群男生在耳邊你一言我一語地,像是立體環繞音響一樣吵雜,聽得竹島未夏越發越火大。

「嘛嘛,幾位大哥就高抬貴手,先放了這個小女孩嘛!已經快要上課了,這樣人家很為難耶!」

臉上堆著笑,少年意欲四兩撥千金把他們糊弄過去,然而一旁的女主角卻一點兒也不領情,反而一個過肩把少年摔到人行道上。

「小女孩、小女孩的,你哪隻眼睛看到小女孩了啊!」衝著趴在地上的少年大吼,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圍觀者知難而退、一哄而散了。

「啊──今天的運氣真的是背到家了!」

口中發著牢騷,竹島未夏看也不看他一眼,便不屑地轉身離去。



人行道上很快就恢復一如往常的步調,剛剛發生的突發事件好像不曾存在似的。

留在原地的少年呆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運氣背的到底是誰啦!好心沒好報!』

把散落一地的東西一古腦兒地塞回書包,他撐著發疼的身軀,緩步向學校的方向走去。
12:33  Ordinary Days | 留言:(2) | 引用:(0)
留言:
No title
白目國中生XDDDDDDD
未夏不要這樣對我們一色溫柔點啊XDDDD(痛哭)

話說考前果然很容易發現驚喜:D(你好意思#
Re: No title
> 天鬼
一色同學可是歷經各種磨練才造就出現今的模樣呢 =P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