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2010/12/17
- Ordinary Days -



鬼屋敷一色討厭耶誕節。

「欸、笨蛋色!上面一點!上面一點!星星要擺在最上面啦!」紮在腦後的紅色馬尾隨著動作左右擺動,竹島未夏右手叉在腰際,左手不耐煩地朝踏在凳子上的鬼屋敷一色指指點點。

後者的臉上滲著不合時節的薄汗,腳尖墊在店裡最高的椅子上,但是不論他怎麼努力,手上的飾品就是無法搆著耶誕樹的頂端。

「你很遜耶!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竹島未夏轉過身,逕自拆起燈泡的包裝,似乎暫時放棄了把星星掛上去的念頭。

「喂!你這是請別人幫忙的態度嗎?」輕巧地落地,鬼屋敷一色沒好氣地把星星塞進她手中,「你這麼行的話就自己來啊!」

「如果我有辦法自己來的話,哪需要你幫忙啊!笨蛋!」答得一副理所當然。

其實八年前的他,並不討厭耶誕節…

反而是在十二月中、快接近平安夜時,會異常地壓抑自己。

因為耶誕老人只會送乖孩子禮物。

不管平日的架打得多頻繁,到了這個充滿了紅、綠、白三種顏色的季節時,他總會盡力地不讓自己堅實的拳頭快過思考。

不過,從七年前開始,耶誕節對他來說,便是一個與日常無異的日子…

有的時候甚至會覺得這樣的節日是沒有意義的。

那年他十七歲。

打從出生以來,第一次沒有收到耶誕禮物。



「沒事弄這麼大的耶誕樹做什麼呀!又不是多寬敞的店面。」雖然玄關那頭有挑高設計,但一般店家的耶誕樹只是放在那兒、作為增添節慶氣氛的裝飾,並不會搶去主角的鋒芒。

現在就他所見,眼前這棵樹佔去太多視野,讓人不禁懷疑起這家店的性質其實應該是耶誕樹而不是服飾。

「這樣比較有過節的氣勢呀!」

就為了這什麼莫名奇妙的氣勢,鬼屋敷一色天還沒亮就抱著大姊剛插好的花、一路吹著寒風到這裡,奴僕似地被差遣了一個早上。明明這種天氣就該好好地窩在棉被裡、一覺到天明才是!「要這種氣勢做什麼啊!你的腦袋裡究竟都裝了些什麼啊!」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們就不能弄張高一點的椅子、或梯子嗎?」熟悉的女聲突然響起,打斷了兩個人的動作。

聲音的主人穿著紅色的毛料斗篷,淺藍色的髮絲分別紮在兩側,她站在離店門口最近的角落,腳邊堆放著一袋袋裝滿物品的紙袋,「你們不要呆愣在兒好不好!我已經在這裡站很久了呦!還不快點幫我把今天的食材搬進去!」

「啊、呃!笨蛋色,快搬啊!」

「什麼啊!」嘴上雖然這樣回答,鬼屋敷一色還是認命地執行指令。

似乎是要慶祝什麼,晚餐吃壽喜燒的樣子。

他輕鬆地把東西提進櫃檯後方、和牆壁融為一體的門,一個人順著木質旋轉樓梯向下走、繞過玄關之後,他到了和客廳打通、中間只隔了一層吧檯的廚房。

他把袋子暫時安置在吧檯上,為了避免牛肉溢出的血水沾上襯衫,先將淺紫色的袖子捲至手肘的高度,然後才著手整理紙袋內的物品。

和自己與家人聚餐時所添購的食材不太一樣,他從最重的那個袋子裡拿出了大小、品牌不一的瓶瓶罐罐。特地準備了調味料,大概是因為竹島未夏平日懶得下廚,所以並不清楚自家廚房裡到底還剩下什麼吧?

光是想到這點,就讓他不禁莞爾。

「學長,你禮物買好了嗎?」人還沒到,竹島久的聲音就先傳進地下室。

「什麼禮物?」除了一罐罐其實可以不用放在冰箱裡頭的黑咖啡之外,冷藏室並沒有放什麼東西,所以他很輕易地便把晚餐的食材給排進冰箱內。

「當然是耶誕禮物呀!」她走近吧檯,兩隻手的肘部撐在白色大理石製的檯面上,「除了你親愛的直屬學妹之外,還有千咲姊、夜一妹和未夏的。」空出來的右手指頭隨著她點到的人名而彎曲。

「你不說我都忘了!」他將冰箱門關上、慣性地用手搔搔腦袋,「不過,『親愛的直屬學妹』是什麼生物啊?我認識嗎?」還有,列表裡有大姊頭就算了,為什麼連竹島未夏都被算進去了啊!他實在搞不清楚眼前這傢伙想要表達的意思。

「嘖!」竹島久對著鬼屋敷一色吐舌頭,「總之待會燁晴大哥會過來接手準備的事情,反正你也幫不到什麼忙,就把大衣穿好我們現在上街去挑禮物吧!」

「你給我等一下!」

「學長,你該不會還沒決定要買怎麼樣的禮物吧?」她挑起右邊的眉毛、用不屑的眼神望向鬼屋敷一色。

「呃…現在才十二月中嘛…」

「快要底了好嗎!要是拖到平安夜才去買禮物的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喔!」

「不好的事情?」

「對呀!不好的事情,早點買好也比較安心嘛!」

「該不會又是什麼『都市傳說』吧?」

「差不多吧!總之你動作快一點呦!今天一大早就跑到生鮮超市去採購,我現在肚子好餓喔!」竹島久不管對方的反應,逕自一蹦一跳地從玄關消失。「午餐我請客,你出錢。誰叫你是學長嘛!」

「喂!」鬼屋敷一色朝著學妹的背影,絕望地喊道。



不知道為什麼,原先拉著鬼屋敷一色、說要去買耶誕節禮物的竹島久,在最後一刻卻又嚷著腳酸了。於是便決定自己負責看店,由竹島未夏替她去買禮物,還在他們要離開時送給自家學長一個神祕的微笑。

距離平安夜只剩不到一週的時間,市區的街道上已經嗅得出濃厚的過節氣氛。

太陽高高地掛在空中,道路兩旁的積雪尚未化掉,就又被新落下的、糖粉似的雪花灑上,雖然是在上班日,但畢竟用餐時間才剛過沒多久,街道上仍是滿溢著該有的熱絡。

兩個人、四隻腳踏在人行道上,走馬看花地經過各式各樣的店家。

不同於以往的是,沉默取代了他們平常相處時貫有的吵鬧,縱使遲鈍如鬼屋敷一色,也隱約地發現了竹島未夏奇怪的行徑。

似乎是以他為中心點,當她身旁有人群經過時,她就會繞到他的另一側,時而向左、時而向右、時而向前、時而向後,暴露在空氣中的雙手緊緊握著,眼神則像是在逃避狩獵者似地、不安地四處漂移。

鬼屋敷一色突然停下腳步。

走在他後頭的竹島未夏在反應之前,就先撞了上去。

「手給我。」他向前跨了一步、微微地將身體向左轉,在她發難前,先從大衣口袋裡抽出自己的左手。「你這樣心不在焉的,我們沒有辦法在下班人潮出現之前回去。」真的拖到那個時候的話,想必她會拔足狂奔回服飾店吧?

因為所謂的「人群恐懼症」。

「我知道。」竹島未夏皺著的眉頭鬆了開來。她頓了一頓,才把右手伸出去。

「欸。」不自覺地低吟了一聲,在兩個人的手掌心接觸的那一霎那,鬼屋敷一色有一種對方並不存在的錯覺。

「怎麼了嗎?」她微微地抬起頭,不解的雙眼望著他。



七年前的平安夜,鬼屋敷一色為了耶誕老人的存在與否和班上同學起了爭執…

父母雙亡後一直抱著的期待,使得他不允許別人這麼赤裸裸地告訴他、想藉由耶誕老人實現願望是不可能的。
於是他一個拳頭就朝同學的臉上揮了過去。

他不是乖孩子,所以沒有耶誕禮物,更別談什麼向耶誕老人許願。

假期結束後,事情鬧到學校裡,該有的懲戒他沒有一項逃掉。當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時,自然又被大姊訓了一頓。

然後,他才知道一直以來耶誕老人的真面目、才明白除了大姊之外,已經沒有人可以再讓自己去依靠了。所有的願望都要由自己的雙手去實踐。



「你這個樣子…不會感冒嗎?」雖然他知道竹島未夏非常怕冷,甚至怕到幾乎整個夏季都沒有把一頭長髮綁起來過。但是還是很去難想像一個有固定往道場跑的的人,體溫可以低到讓自己在接觸的瞬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哪個樣子?」

「呃…算了,當我沒說。」下次出門換件袖子長一點的上衣,或是戴上手套吧。

「什麼?」

「你的手像根冰棒。」

「嘛,因為之前那雙紫色的已經脫線了。」

「這樣啊…」他悄聲低語、眼神轉移到正前方,邁開步伐。



十七歲的他所有過的痛苦與掙扎,在二十四歲的他眼裡,雖然有那麼點可笑,但是,也因為他曾經經歷過那些風風雨雨,他才能成為現在的這個鬼屋敷一色。

像現在這樣,用自己的雙手去帶給別人幸福,好像也挺不賴的。



今年耶誕節該準備怎麼樣的禮物,他心中似乎已經有譜了。





22:18  Ordinary Days | 留言:(2) | 引用:(0)
留言:
嗷嗷嗷這文章超好www
有甜蜜的泡泡氛圍好喜歡>q///<

話說回來洛胎胎比較希望我畫哪一幕?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天鬼
(其實我最想看一色被未夏過肩摔(沒有這種東西
未夏指使一色做事,
或是一色伸手給未夏之類的都不錯www
(其實只要是天天畫的我都想看woo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