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花季

2010/11/28
花季- Ordinary Days -



華燈初上。

鬼屋敷一色在深秋的人潮中穿梭。

大街上川流不息的熱絡,疆繩似的,下意識地催促他加快腳步。

身為一名調酒師,夕陽西下便是工作開始之時,他已經許久沒有在這樣擁擠的時間點外出,也難怪會對自己所處的情境感到不自在。

「人群恐懼症」吧!他記得好像有人這麼定義過。
 
雙手插在白色風衣的口袋裡,紫色的短髮隨風飛舞,他熟稔地鑽進車站前不起眼的小巷子、拐了個彎,沒幾步的距離,他到達了目的地。

那是一間不怎麼起眼的店鋪。

紅褐色的磚牆中央,鑲著綠色木門,木門兩旁擺放著一層層的花臺,前些日子還勝開的大波斯菊,現下也被秋意沁蝕至了無生氣,要不是牆上立著小小的招牌,不仔細看的話幾乎和一般住家沒兩樣。

他從口袋裡拿出鑰匙,逕自開啟了停止營業的店門。被無視的「暫停營業」仍掛在門把上,無聲地抗議著。

「真是個偷懶的傢伙…」

口中一邊抱怨、一邊直直地向櫃檯走,他經過一排又一排的服裝展示架、推開和牆壁融為一體的門,然後踏上通往二樓工作室的木質旋轉樓梯。

映入眼簾的景象,令他不得不佩服自家大姊的直覺。

有別於以往的有條不紊,昏暗燈光下閃爍著的是散落一地的雜亂。

揉成紙團的設計圖、攔腰折斷的水性色鉛筆、開了封而沒吃完的各式零嘴、無數瓶空了的罐裝黑咖啡,加上癱在木桌那頭的工作室主人,整個房間散發出陣陣詭譎的氣氛。

「喂,竹島未夏,你還活著嗎?」

他皺著眉頭,一雙紫眸聚焦在凋零般的女子身上。

頂著豔紅色直髮的竹島未夏,左手抓著素描筆、右手無力地將腦袋撐在桌面上,平時柔順的娃娃式瀏海雜草似的亂翹,長髮雖然被盤在腦後,但三分之二的髮絲散在面頰兩側。

雙眼無神地盯著地板,在鬼屋敷一色出聲叫她前,她完全沒注意到對方。

「啊,是你啊。」竹島未夏眨了眨乾澀的雙眼,「這季的新裝還沒做好,不,是還沒畫好,你白跑一趟了,笨蛋色…」

「看你這副鬼樣子就知道了!」他沒好氣地回應道。
如果準時做好的話,她早就興沖沖地請他和其他模特兒來拍照、把秋季的作品型錄做出來了,還用的著他來探視嗎?

「呿,那你還待在這麼做什麼。」她語帶酸意,揚手示意他快點離開。

「你以為我想來嗎?」他大聲地回嘴,「拜託!要不是大姊的命令,難能可貴的休假我才不會選擇浪費在這裡!」

「什麼嘛!」被他的態度刺激到,突如其來的憤怒像電流般地通過全身,她倏地站了起來,以高八度的聲音朝對方吼,「又不是我拜託你來的!不想來就別來啊!」

摻雜了歇斯底里,她瞪大異色的雙瞳、兩手抓住他風衣上的腰帶,不顧一地的混亂便將他往門口的方向推去。



摸不著頭緒的暴走。

鬼屋敷一色似乎從中嗅出不尋常的味道。



大姊說過的話突然從他腦海中閃過,迫使他壓下情緒、試探性地問,「欸、你就這麼喜歡和我吵架嗎?」,

「是你喜歡和我過意不去吧!打從第一次見面就這個樣子了,一整個就是莫名奇妙…」停下向前推的動作,她立刻做出反擊。

他聽了她的回應,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

「你多久沒有去跆拳道道場了?」

「什麼?」

「這裡多久沒有營業了?」

「問這個…要做什麼…」

「喂!」他轉過身,雙手分別固定住她的雙肩,「你多久沒有睡覺了?」

雖然兩個人的身高只差了六公分,但此時鬼屋敷一色帶給她的壓迫感,卻不僅是六公分。

「呃…這個嘛…」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她的眼神開始左右飄移。

「放下你的筆,跟我出門。」

「現…現在?」

「現在。」

「我不要!」她像是觸電般地甩開他的手,臉上帶著明顯的驚恐和厭惡、一步步向工作室深處退去,「打死我我都不要『現在』出去!」

「該帶的東西整理一下,我去牽車子。」

壓根兒無視她的反彈,鬼屋敷一色自顧自地走出房間。



一個小時之後。

「欸,笨蛋色!」竹島未夏用指頭戳了戳鬼屋敷一色。

後者沒有多做反應,全罩式安全帽下的雙眼依舊專注地凝視著正前方。

「到底要去哪裡啊?」

雖然比起要命的沙丁魚罐頭地鐵,重型機車的坐椅實在是舒服太多了,但對於未知的不安,仍下意識地鼓噪著她的情緒。

「這不是學校的方向嗎?」她略微調整坐姿,指頭不耐煩地再次向前方戳去。

儀表板上的指針一直停在法律限制的範圍裡,他們一路從市區騎到郊區,經過了他們兩人的母校,來到學校後山、人煙罕至的小公園。

「下車。」他停下引擎。

「欸?」雖然眉頭皺著,眼底也寫滿了困惑,但她還是乖乖地照著指示做,並將安全帽遞給車主。

「大姊頭要我帶你來這裡。」沒有更多的解釋。他本來就是這樣的性格,而且大姊下指令時,通常不會對他多說什麼。

他接過竹島未夏手中的安全帽、將車子停好後,才發現前一秒還站在自己身旁的人,已經在不遠的鞦韆上開心地盪著。

「欸!笨蛋色!你看!你看!」

「不要這樣叫我!」

雖然嘴巴上這麼說,但語氣中的無奈似乎透露出主人放棄「正名」的想法。

明明就是高了一個年級的學長,但是,打從第一次見面以來,竹島未夏卻從來不把他當個學長看待。除了一些「欸」、「喂」之類的稱呼之外,不外乎是「愛管閒事的傢伙」、「矮冬瓜」、「大笨蛋」之類的代名詞。

縱使他的成績的確是不怎麼樣,至少他也認份地在高中畢業之後投入職場、沒有繼續升學;即便他的身高不算突出,好歹也有一百七十六公分呀!

要不是因為對方是個女孩子,兩個人將近十年的交情也還勉強過得去,他才不可能僅僅用無奈帶過。絕對是二話不說,拳頭就招呼上去了!

「幼稚園小孩呀你!」他輕輕地靠在鞦韆的鐵欄杆上。

相較於稍早待在工作室裡頭的死寂,竹島未夏此時開懷的笑顏看在他眼裡,大姊的用意他突然可以明白了。

只不過,這種單獨相處的發展後續要是被大姊知道了,可能又是一頓罵吧。



公園裡白色的矮牆上,一盆盆粉色的大波斯菊正盛開著。



16:10  Ordinary Days | 留言:(2) | 引用:(0)
留言:
這小倆口wwwww
兩個都不坦率的笨蛋[��ʸ��:i-237]

Lastly
把這貼出來之後我得加緊畫未夏了TqT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天鬼
兩個不坦率的傢伙,
不知道他們還要曖昧多久呢(遠目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